《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作者:蓝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为财死一点都不冤(18-10-22)      一千四百零四章 居然被当作任务发布了(18-10-22)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行有行规(18-10-22)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这不是剑而是剑意

守护者的双眉一挑,长枪简单的递出,枪锋处斗然光芒爆闪。一声铿锵之后,陆随风如同受创的大鸟,闷哼倒飞而去,再次重重砸落在冰层之上。
  幽黑的长枪在这位守护者手中高频率的颤抖着,很长时间都无法平静下来,发出令人心悸的低沉嗡鸣声。
  枪与剑的每一次撞,都是那么的简单无华,有一点华丽的观赏性,实则杀机凛然,凶险无比。
  唯恐对方趁势攻击,陆随风强忍着骨头散架的剧痛,坠地便一跃而起,脸色变得苍白如纸。这才意识到人仙境的强大远超想象,就算掉落了五成实力,在力量的精纯雄浑上仍是远超过自己,这种差距已不是精妙的战斗技巧可以弥补的了。
  对方简单的一枪,便轻易破了陆随风蓄势已久,舍生忘死的一剑。按理说这个结果应该很满意了,但这位守护者的眉头却是皱了皱,显然因为这一枪有洞穿对方的身体。
  陆随风刚站稳身子,长枪如蛇,已奔电般的刺到胸前,危急关头,陆随风低垂的剑锋诡异的翻卷而上,不差毫厘的挑开枪尖,身体借势向后侧掠而去,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追魂夺命的一枪,额头滑落了数滴冷汗。
  短短的数息之间,守护者已击出了三枪,每一枪都足以令人当场毙命,按理说,对方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但现实是,对方只摔了两跤,嘴角溢出点血来,人却仍完好无损的活着。
  每每在关键节点,在枪尖的死亡阴影降临时,陆随风都能提前做出反应,而且是最正确的反应。
  这就不得不让人心生警兆了,足以说明对方的神魂感之力绝不亚于自己,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是经历过无数生死搏杀的修者,战斗意识和临场的机变能力更是非同寻常。
  两人鼻息间呼出的气,如雾一般的弥漫四周,这片空间静得仿佛连飞雪坠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空气中却充满了浓烈得化不开的杀气。
  "能够接下本尊的三枪,还能站着喘气,应该足以在这片世界横着走了。"守护者的双眼中燃烧着幽冷的火焰,说不出的阴森诡异;"只可惜,你最终还是要永远埋骨此间!"
  "那为什么还不出手,在等什么?"陆随风的目光很平静,深遂而明亮,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你流了许多血,修为实力大幅下滑,否则,我连一枪都接不下便躺下了。我接你三枪而不死,只能说明彼此的差距已缩小到不敢轻视的程度。所以,你不是不想再出手,而是不再敢毫无顾忌的轻易出手。你固然可以杀死我,我也有屠仙的能力。"
  守护者沉默了很长时间,身上的伤痛让他有些混乱的思绪清明了许多;"想要屠仙?如果你知道灵气和仙气之间的差别有多大,就不会生出这种可笑的念头来了。你让本尊流了这许多血,本尊在想,该让你如何一个死法?"
  "本以为这世上只有我动口强过动手,此时看来实在是有些坐井观天了,汗颜!"陆随风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我愧不如你的模样。
  事实上,双方此时的战力已经相差无几,但陆随风仍扛不住对方的一击,这就是灵气和仙气的区别,绝对的不可同日而语,令人禁不住对这种未知的仙气心生向往。
  当下唯一可以让陆随风化险为夷,并有可能战而胜之的依托,便只有强过对方的神魂之力。如果陆随风的神魂是一张江河般宽阔的大网,那对方就像是行走在张大网上的泥塑巨人,看似强大不可摧毁,实则每走一步,每一道震动,举手投足都在这张网里,都会让这张网感之到他的意图,提前准备些什么,应该如何应对?
  守护者微眯的眼中,有一怒意闪过,让他失去了捕捉战机的耐性,挺拔的身躯变得更挺拔,以至令刚愈合的伤口都迸裂了开来,无数道血线纵横交错的蔓延,看上去像是刚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一般。
  迷蒙的风雪中,两道人影的距离在急剧缩小,长枪微颤,一条线的笔直刺出,长剑一抖,隔空奋力斩落。有绚丽的光华,任何花哨的技巧,简单而直接,却绝对的要命。
  刺出的枪和斩落的剑,不可避免的遭遇,一道金属交击的声音响彻,尤为的刺耳。
  感受到剑柄上传来沛然力量,虎口有血渗出,长剑震荡几欲握捏不住,一旦脱手必死无疑。陆随风面沉如水,魂力有毫犹豫的喷薄而出,长剑光芒大放,无数道金色光线从暗沉的剑身上绽射而出,宛如霞光初放。
  霞光穿透雪雾,映照在守护者的脸上,更有一金光化为一线锋针,无声无息的入对方的眉心处,以至令可以洞穿山岳的一枪,当空微微一滞,威势溃散,再也无力继续挺进。
  守护者的脸颊在霞光的映射下,变得几乎透明,一双眼瞳似乎真要燃烧起来,睫毛肉眼可见的根根脱落,瞬间化为灰烬,归于虚无。七窍有血汩汩渗出,无比的狰狞可怖,那里还有一点上仙者的风彩。
  淌血的眼瞳中闪过一从未有过的惊恐,继而变为讥讽的笑意,接着放肆的大笑,近乎咆哮般的大吼出声;"这就是你的最后杀人保命手段;神魂攻击!本尊漏算了!不过,也仅是烛火之光而已,永远变不成浩月。所以仍只能伤魂,夺不了命,所以依然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
  语音仍旧雄浑,磅礴的仙气从带血的挺拔身躯狂喷而出,周遭的积雪都被震离冰面,浮向虚空,重新飘飞洒落。
  守护者浑身浴血的屹立风雪中,单手执枪斜指苍穹,睥睨乾坤,唯我独尊!只是这股霸绝天下的气势,便足以令人望而怯战。
  陆随风也被这恐怖的霸气威势,压迫得膝盖微弯,面白如纸,豆大的汗滴从脸颊滑落,脚下的冰层发出咔咔的声响,似要龟裂开来。
  "该结束了,能够死在本尊手中,不!"守护者左掌一翻,一座仙力凝聚的小山砸向陆随风的头顶,遮闭住了飞雪。
  遍体是伤,神魂受创的守护者,当下的实际战力不及全盛时期的十之二三,但毕竟是仙者的存在,仅存的仙力也是无比的恐怖,陆随风能扛住那霸绝环宇的一枪,几乎耗尽了所有的魂力,如今全身的半仙之力都凝聚在长剑之上,而且已倾力斩出,根本有余力抗衡当头砸下的仙力小山,唯有眼睁睁的看着,绝望的坐以待毙。
  然而,就在这时,守护者的口中竟是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继而收掌疾退,砸向陆随风的仙力小山,也为之一顿,随即溃散开来。
  守护者的腹部裂开了一道尺许长的口子,鲜血如泉喷涌而出,一路裂冰荡雪的退了七八步,喷出的血在冰面上拖出一条鲜红的血线,尤为的醒目。
  就在前一刻,见到对方当头砸来的仙力小山,陆随风仓促间斩出的一剑,并有来及锁定目标,正是这盲目的一剑,竟是无巧不巧的切开了他的腹部,这一切不得不说,是天意使然,非人力可以掌控。
  趁虎病,要虎命!趁你伤,送你见阎王!如此天赐良机,对于善捕战机的陆随来说,岂会轻易放过。对方收掌疾退的刹那,陆随风同时毫无征兆的动了,用闪电都无法形容这一剑的迅疾,那是一种超越速度的惊人气势。
  就如滔滔瀑流一泄千里,其实速度并非见到的那么快,但这股气势却让人感觉无法阻止。
  守护者捂住汩汩流血的腹部,脸上满是惊惧之色;"这是什么剑技?"
  "你只忌惮我的神魂攻击,却忽视了我冠绝天下的剑道。"陆随风淡淡的道:"自认为寻常的神兵利器,根本破不开你的防御,但这不是剑,而是剑意!"
  守护者闻言豁然,封住流血的穴道,感受到腹部内传出的痛楚,那是残留的剑意仍在侵伐。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便能摧动仙力将这股剑意轻易的清除。只是陆随风怎会给他这个机会,又一道匹练般的瀑流剑意奔腾而来。
  强忍着腹部撕裂般的痛楚,再度大笑,这次却是笑出了声来;"本尊只是随口一问,你却是知无不言,不知你是在卖弄,还是得意忘形,或认为本尊已是一个废人,将死之人?否则,这种必杀的隐秘,岂能轻易对人言。凡人就是凡人,真的很白痴!你认为凡人真的能屠仙?"
  "能被重创的仙,离被屠还会远吗?"陆随风讥诮的道;"所以,你将会成为这世上第一个被屠的仙,沦为一个传说。"
  这最后一句话,让守护者的笑声骤止,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就算腹部被切开时,脸色也有这般难看,惊,怒……
  一头红发离开肩头,在风雪中飘拂,夹杂其间的几根白发尤为醒目,只在眨眼间,周边的红发也被尽数
  成染成了霜白之色。略显方正的脸颊也在此时微微下陷,急速的瘦削了下去。
  

snaptime:2018-10-22 11:17:14  .exectime:0.129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