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作者:蓝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为财死一点都不冤(18-10-22)      一千四百零四章 居然被当作任务发布了(18-10-22)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行有行规(18-10-22)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血流多了再强也会倒下

直觉告诉他,这个狡诈的对手就在周边的五十米,只要稍有异动,雷霆一击便会在第一时间降临。
  陆随风站在一处雪丘之,倨高临下的俯视着前方的风雪。手里握着一把临时炼制出来的弓,缓缓拉动弓弦,发出微振嗡鸣,被风雪的呼啸掩盖。
  弦上那根刻着符文的箭矢,闪着幽蓝的光泽。飞雪弥漫,对方发现不了他的存在,他自然也看不见对方身在何处。
  此时的守护者已是将仙元力凝聚到了顶点,随时准备发出雷霆一击。而这一现象,却在陆随风的识海中泛起了一涟漪,闪着幽蓝光泽的箭矢开始缓缓移动,在雪雾中锁定目标。
  然后禁止,毫不犹豫的松开紧绷的弓弦。下一秒,箭矢离弦而去,瞬间消失在迷蒙的风雪中。
  那位守护者坚信,只要对方再出手,必死无疑。然而,陆随风当真是毅然决然的出手了,箭上残留着的雪花,有被风带走,仍旧附在上面,闪着微亮的光泽,似乎突破了距离和时间的束缚。
  太快了!身体的反应较之感官要慢上半拍,伸手在空中一握,只抓住箭的中段,在铁掌中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火星四溅中,箭的前段已破开他的仙铠,刺破衣衫,透入身体并不算太深,有血缓缓的渗了出来。
  普通的箭矢根本穿不透仙铠,但这却是一支刻有破甲符文的箭矢,就算铁板山壁都能破开,有直接洞穿身体,已经是让人非常吃惊了。
  守护者抬起头来,望向前方的风雪,有一条手臂粗的通道,里面有雪,那支箭正是从那里出来的。直到此时,雪才重新落下,箭道缓缓消失。
  刀削般的脸上泛起一苍白,然后咳嗽,有血从嘴角溢出,眼中有金芒闪烁。
  可以确定,箭道的另一端,是百米外的一个雪丘,二十米外难以视物,三十米外神念都无法感之,这支箭却是从百米外精准的命中目标,无法想象这是如何做到的?
  一道强悍的气息从他的体迸发而出,插入身体的箭矢倒飞出去,带着一溜鲜血。双脚所站立的冰面骤然下陷,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园形,借着这股恐怖的反震力,整个人已消失在风雪中,只留下点点血的殷红。
  双脚重重的落在雪丘上,像是承载不起这种高速的冲击力,竟是龟裂出数道深深的裂缝。坚硬的冰层下方居然是水,受到震荡,水浪掀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听上去无比的诡异。
  始终又是晚到了一步,雪丘上只留下一残存的气息,人已鸿飞冥冥。一种被玩于股掌间的耻辱,令其有些苍白的脸布满了潮红,这是愤怒到了极致的表现。
  捕捉到这一气息,每迈出的一步都仿佛跨过一座山岳,不过刹那间,已出现在百里之处。如果有人能无视这风雪的遮蔽,或许能在这冰原上看到一流光残影。
  当人拥有绝对的力量,并将力量转化为速度的时候,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快到何种程度。即便陆随风的符箭再快,也无法锁定像流光般的目标。
  被阴了两次的守护者,不敢在一处稍停片刻,他相信,只要自己动起来,对方就无法再对他造成任何威胁。只要锁定这气息追踪下去,直到对方力竭,就是死!
  在迷蒙的风雪中不知掠行了多久,当看见脚下龟裂出数道裂缝雪丘,才发现又回到了原点,正要放声骂娘时,耳中便传出一声轰然巨响。
  雪丘迸裂,火光冲天,气浪翻卷。守护者如山般的身体高高的飞起,火光气浪中夹杂无数锋针凄厉的尖啸,噗嗤之声不断,那是锋针击打在仙铠上的声音。
  当他的重重落在冰面上时,双膝微弯,身体竟是强横的保持着平衡,有狼狈的摔倒。但浑身上下却是插满了锋针,如同一只刺猬,密布着许多血珠。
  然而,就在这时,风雪中又传出一声强劲的尖啸声,第二次符箭突兀而毫无征兆的到了。符箭所过之处,飞雪畏惧的躲避。
  吼!伴随着一声如雷震吼,仙元之气灌入手臂,虚空挥出,迸发出一声"嚓"的锐响,挥出的手臂却是现出了一道清晰的血痕,殷红飞溅。
  符箭受震,擦着身体入冰层,轰的一声,坚硬的冰层出现了一个黑幽幽的深坑,足见这一箭的威力有多恐怖。
  守护者无视手臂的伤痕,霍然抬起头来,目若幽芒的盯着箭矢发出的方向,身化流光电射而去。
  尽管已经开始重视了这个对手,却还是低估了陆随风的手段,这一系列的布局,算计之精妙,让人不中招都难。想要击败这个对手,必须要拉近距离,否则,再强大也无济于事,反会被对方层出不穷的阴招彻底的玩崩溃。
  迷蒙的风雪中,仍在上演着一幕你追我逃的桥段,于是第二次大爆炸又发生了。陆随风发出的符箭可以无视距离,却无法锁定飞速移动的目标。而且,他也从来没想过,仅凭符箭就能夺了一位人仙的命。
  他一直在贯彻即定的战斗方略,那就是不择手段的让对方流血,疲于奔命,血流多了实力就会大幅滑落,到了那时才到了真正生死对决的一刻。
  冰原上,风雪中,响彻一次又一次的爆炸声。陆随风在仓促间只炼制了十根符箭,在对方身留下了十道伤口,应该令其流了不少的血。
  当那位守护者从空中坠落,手臂上插着一支泛着蓝芒的箭矢,这一次无法再保持身体的平衡,重重砸落冰面,现出了数道深刻的裂缝。
  因为愤怒和锥心的痛楚,他的眼瞳仿佛要被火焰点燃,如同一只受伤的兽王,一把握住箭尾,猛地生生向外拔出,完全忽视一道鲜血激射,身体弹起向前奔去。
  只来得及奔出数步,冰层再次发生了一场威力巨大的爆炸,火光气浪中夹杂着阴险的飞针和锋利的铁片。
  当冰层发生波动时,尽管已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爆炸的瞬间,已是脚下重重一踏,脱离冰面来到半空,双臂交叉护在胸前,口中仍是闷哼出声,被爆炸的气浪惨然掀飞出去。
  手臂无法遮住的部位,都是布满了锋针和小铁片,鲜血从各个创口渗出,虽然没有足以致命的伤势,精神和气血明显的虚弱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支符箭已悄无声息的到了他的身前,时机把握得尤为精妙,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毕竟是人仙境的强大存在,敏锐的反应非凡俗之辈可比,双掌闪电般的合什,凶险无比的即时夹住了那支恐怖的符箭,身体在冰面拖出了十来米,脚下的冰屑四溅飞扬,脸色苍白,嘴角不断的有血溢出。
  借着爆炸响起的光芒,陆随风抢先确定了他飞退的位置,手指再度扣上弓弦,射箭的动作并不快,却有一种很奇妙的节奏感,整个过程有如行云流水,竟是有任何等待的过程。
  面对这种防不胜防的精妙箭技,而且还是可以穿透仙铠的符箭,这个人仙境的守护者当真是有些怕了。就看陆随风的这十支符箭射出,他的血会流多少,能不能冲到陆随风的身前,到时还剩下多少战力?
  这符箭的速度太过惊人,远胜声音传播的速度,只有当其到达身前时,箭啸的声音才会出现,想要闪避已经是来不及了。
  有着一头红发的伟岸男子,单膝跪在冰面上,身上不知锲着多少锋针和铁片,膝盖周遭的冰面已染得殷红一片,应该是流了不少的血。
  为了躲避追踪和便于远程战斗,陆随风换了一身衣衫,与飞雪一般的颜色。他此时的身体,尤其是两条手臂都在微微的颤抖,白色的长衫在风雪中猎猎作响,看上去也十分疲惫。
  开弓射箭需要消耗大量的魂力和体力,精气神的耗损更是尤为严重,能将十支符箭射完,陆随风已想要瘫坐在地。他的眼睛依旧明亮,脸色却异常憔悴,双臂无力到了极点,像似撕裂般的疼痛。他有倒下,是在等着对手先倒下。
  一支符箭从那位守护者的小腿骨穿过,如果是一个凡俗的修者,腿骨肯定已被射碎。但这位守护者是位人仙,骨头的硬度堪比金铁,岂会轻易断碎,那支符箭甚至有穿透,反而给他带来了更大的伤痛。
  伸手握住箭尾,想要将其拔出时,手却颤抖得厉害,竟是一下失去了勇气。咬牙加上另一只手,猛然用力,坚韧的符箭居然被其从中折断。
  这个动作带来的痛苦,直让这伟岸男子的双眉猛挑,血唇象涂了胭脂般张开,喷出一声凄厉的尖啸,回荡冰原,震得冰雪乱飞。
  膝头渐直,腿上带着一截箭杆,毅然的站立了起来,狼狈之状顿时荡然无存,腰背坚挺,宛若一座不可撼动的伟岸山岳,霸绝天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奸谋都是笑话,蝼蚁永远是蝼蚁!"目光凝视着箭矢发出的方向,苍白的脸上一片漠然,有些颤抖的语音中带着明显的痛苦意味,但说出来的话,仍然充满了上位都的蔑视。
  

snaptime:2018-10-22 11:32:42  .exectime:0.082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