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镇星河》全文阅读

作者:开荒  刀镇星河最新章节  刀镇星河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刀镇星河最新章节第1078章 神威科学(18-10-21)      第1077章 一团浑水(18-10-21)      第1076章 杀人灭口(18-10-21)     

第1060章 卡佩家族

张信依然没准备搭理这剑主苍穹,不过他也在微博上发了一个贴。首先是一张税单的的截图。
  按照联邦税法,价值百亿到千亿之间的财富,需要按照百分三十三的累进税率缴纳遗产税。
  所以后这张税单的数字,也达到了夸张的一百一十三点七六亿联邦币!
  后面则是一句话期待,明日执掌威严!
  于是仅三秒时间之后,他的微博,就好像爆炸了似的,无数的留言化为信息流,涌入到了张信的终端手环了。
  “我靠!一百一十三点七六亿,我这是不是多数了一个零?”
  “那么问题来了,神威张家到底有多豪富?”
  “伪造,这一定是伪造!”
  “居然有这么多现金交税?不是说张家不行了吗?”
  “如果是没交税,自然是行的,可交了税之后,就不好说了。”
  “感觉这一下,就与隔壁拉开了差距”
  “牛叉,这哪怕只在银行里面买稳健型的基金,一年也得二三十个亿?”
  “人家还在玩游戏,这位就已经继承财阀了。”
  “这位神傲天兄的晒富,真是晒的清新脱俗!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诅咒你们这些人被流星撞死”
  可惜的是,他乘坐的这艘回归号战列舰,很快就已进入到了曲率航线的状态。所有的通讯,再次断绝。
  而就在一天之后,这支规模已达七百艘战舰的护航船团,安全抵达新河内星。
  可能由于张信突然更改了目的地的关系,也可能是这世上并没有人对他有不轨企图,这一次的航行,依旧顺风顺水,一路平安。
  只是在进入船埠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他的护航船团,被船埠管理公司延后处理了。
  原因是几乎同一时间,另有一支船团,进入到这个位于新河内星外太空的宇宙船埠。
  而这支船团,虽只有一百艘战舰,可在舰身之外,却都铭刻着一个硕大的鸢尾花纹章。
  张信认得这纹章的来历,九大王脉家族的卡佩家族。
  传说是源自于古地球世代一家传承上千年的王族,其成员曾经统治法兰西,西班牙,葡萄牙,巴西帝国,那不勒斯两西西里,匈牙利与波兰,卢森堡,帕尔马等国。是白人祖先共同的王,血脉高贵无比,
  可究竟是否如其所宣称的,外人就不为所知,反正许多考古学家,对此都持怀疑态度。基因对比的结果,也一直没有宣布于世。
  不过在黑暗时代末期,这个卡佩家族却在阿兰星域创建了法兰克王国,并一直延续到地球联邦崛起之前,历史达一万七千载。其疆域最广达七个星域,统治九百多个行政星,三十九亿人类。也曾与地球联邦大战,阻拦联邦政府的统一进程达七十九年之久。
  之后这法兰克王国,虽最终失败降服,可卡佩一族以及其国内诸多贵族的爵位,却被地球联邦所承认,成为九大王脉家族之一。
  而如今驾临此间的,正是现任法兰克荣誉国王的次子拉斐尔卡佩!
  可此时第二安全舰队的船员,从上到下都觉羞辱。卡佩一族的势力,毫无疑问是在地球联邦之上。
  但广成星域,却是神威张氏的势力范围。
  前者作为一个拥有三百九十颗行政星的大星域,无论是财力还是人口,在联邦内部都是位居前列。
  而神威张氏也由此故,一向都不惧这所谓的九大王脉。
  张信第一时间,就已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倒不在乎脸面什么的,却知自己,绝不能给人任何以神威财阀已经不行了的印象。
  “曹助理,帮我查一查,船埠管理公司的经理,是什么人物。”
  “不是经理,是总监。”
  曹月明显已经事先做了功课,从容答道:“新河内星的政府,一直都将三号太空船埠的工作,委托给了万康航空管理公司。后者每年缴纳三千四百万联邦币,作为承包费用。”
  “万康?”
  张信却反倒是笑了起来,语声则更显冷冽:“转告万康航空管理公司的董事局,如果十分钟内,他们不给我一个说法,明日威严控股旗下所有公司,以及一千余家关联企业的船队,都将抵制与万康航空管理公司的任何合作!”
  如果是政府人士,他处理起来还比较麻烦。可既然直接管理船埠的,是一家经营范围主要集中于广成星域的公司,那事情反倒简单了。
  曹月行了一礼,随后就径自走到了通讯台的前方,开始了操作。
  万康航空管理公司的回复很快,仅仅七分钟之后,就已送来三号船埠的总监,已经被调职井都星系3号矿星,担任船埠后勤主管一职的消息。
  众所周知,井都星系虽然矿藏丰富,可那边也是海盗成群,工伤死亡率居高不下。
  这是联邦商界常用的手法,对于高层管理,直接开除是最不经济的。发配环境恶劣的偏僻地带,甚至边疆,让其人主动离职,也是真正的上策。
  这毫不出张信的意料,此人可能不看好他与神威张氏。可威严集团现在,却能直接毁掉此人所有前程。
  这件事,张信根本就没怎么费神。此时的他,正等待着与张长治的父母进行视频谈话。
  九点整,张然与李梦琪的全息影像,准时投射在他的前方。
  张信之前就见过这二人的视频与相片,可当真正见面时,还是略有些忐忑的,这毕竟是在冒充别人的儿子。
  幸在这二位的年龄都在二百岁左右,年纪比他大上不少,否则张信会更觉尴尬。
  不过他很快就把情绪调整了过来,仔细看着眼前的二人。
  他发现张然的面貌,比照片中的他要苍老至少三到五岁以地球联邦的基因技术,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至于张长治的母亲李梦琪,表面看起来虽是容光焕发,可眉眼间却也难掩疲态。
  而这二人看张信的目光,却是复杂之至,既有着重逢的欢喜,也有对现况的无奈与忧虑,还有着淡淡的责备。
  张信则把唇角微挑:“一段时间没回来,你们两个,还真够狼狈的。”
  据他所知,张长治是个擅于以表面的中二与狂妄,来掩饰自己的怯懦与自卑的人,自己这样的表现,应该恰如其分。
  “有这么跟你爸妈说话的?”
  张然轻声一叹之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随后就带了一手发丝下来。这位的神色,愈发苦涩:“你现在回来做什么?这是打算被人一锅端,一家人烤成串吗?”
  张信闻言一乐,发现自己这位父亲,还蛮幽默的。
  李梦琪则是冷冷的瞪了张然一然,随后温言对张信说道:“长治你放心,家中的事情,我与你父亲会尽快解决,最多三个月内,我们就可脱身。这次的事情,打不倒神威张氏。”
  

snaptime:2018-10-22 11:28:50  .exectime:0.042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