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作者:圈纹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  先驱大骑士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先驱大骑士最新章节59(18-04-06)      58(18-03-31)      57(18-03-30)     

55


“莲花印”
修斯趁此手结着莲花印记,向着扇邹的身上打去,想要在这样良好的情况下一举拿下这场比斗的最终胜局。
速度,空间为冠。
这场速度的较量以修斯拿下最后的帷幕,但修斯却是不甘如此的,想要使出“莲花印”给这次的比斗画上句号,结束这本不应该存在的争斗。
修斯的“莲花”圣洁而耀眼,光洁而流通,发出光彩夺目的光芒,而那光芒的背后却是有着毁灭性的气息,要消除所有不安的所在,而这个源头就是扇邹。
扇邹陷入很是危险的状态,在比试速度的时候,他就收起他的轻视之心,但是没有想到最后修斯还是略胜他一筹,而且还让自己陷入如此的窘境,莲花的莲藕就要鞭笞到扇邹的身上,那毁灭的气息让人全身都感到悚厉。
“悍然六冉,一冉风波定。”
在这样很是危机的关头,扇邹没有要私藏的意思,有着扇疏在场,自己绝不可能就这样的被杀,但是那必定在自己的心中留下破绽,这对于以后自己的修炼是很不利的,甚至成为自己的心魔,再难以突破,自己现在所要的就是打败眼前的这个人,这个让自己心中留下一丝破绽的人。
扇邹身上的气势在施展出“一冉风波定”的时候发生很是强烈的变化,变得更加的强大,周边的风元素更是完全的聚集在扇邹的身边,就是这样的狂风暴雨般的强势变化,但却给人很是安定的感觉,就像是风波停止,一切都已经过去的很是安静的画面,真是“风波定也不定”。
扇邹腰间的冉刀也已经出鞘,闪烁着异常的亮光,让人能感受到它那无敌的锋利,带动着周围的风元素在空中摇曳着,不断的挥舞着,扇邹挥刀的速度实在是太了,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刀身,只能够在空中看到一幅画卷,上面所有的一切都在阐释着一个主题,那就是‘风’,静中之风。
“额,没有想到他竟然领悟出‘本物意境’。”隐杀看到扇邹的这一招,脸色有些很是不好看的说道。
“哼,现在才知道已经太晚了,你就等着隐杀堂被废除,要是你能够现在把‘隐元方天’交给我的话,我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要不然的话~~~~~~~。”扇疏冷冷的说道。
“想要‘隐元方天’,就算是隐杀堂被灭,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隐杀恨恨的说道。
“冥顽不灵。”扇疏很是恼怒的说道。
修斯的“莲花印”被扇邹那辉静,闪动着程亮的冉刀所折断,空中所出现的莲花景象更是归于虚无,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的一样。
悍然六冉果然是名不虚传,没有想到就这样很是轻易的破除修斯的这一杀招,触动扇邹的莲花更是难逃“枯萎”的命运,那锋锐的莲尖变的完全的“钝”了。
“果然很是厉害。”修斯在心中想到,修斯对于自己的莲花印还是很清楚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差距竟然是这样的大,凡品武学与玄品武学果然是有着不可逾越的代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萧瑟落叶”
修斯并没有停留,就施展出他不久所领悟的“凌元秋叶剑法”的第一幅图“秋之境,悲”,修斯沉浸在那种独特的“秋境”当中,调动着身体内的灵力,按照招式的路线运行。修斯却是没有注意到自身变得有些虚幻起来,那根本就不是修斯,而是一片秋后的落叶图,那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无奈,萧瑟潇潇是落想留,那种悲情被演绎的淋淋尽致,这就是“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感慨。
“感物意境?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够找到领悟出‘感物意境’的人,这不可能。”扇疏看到修斯所产生的变化很是惊讶的说道,很是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眼中有着深深的震撼。
“哈哈哈哈,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要不是这样的话,你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我可是知道你们扇家还有着一位~~~~~~~~~。”隐杀眼睛瞪的老大,他也感到很是不敢相信,但是看到扇疏那种出乎自己预料的表情让隐杀感到心中的那股闷气被释放殆尽,有种不吐不的感觉,就向着扇疏调笑道。
“你~~~~~~~~~~~~~~~~~~。”扇疏指着隐杀,眼睛瞪着隐杀,想要把隐杀活吞了。
修斯与扇邹两种不同的意境所营造的氛围根本是不相同的。扇邹的是那种“静”,风波动也不动,风波静亦是动,是一种动静结合的意境;而修斯的背后却完全是感性化的,情动化,依靠某种特殊的氛围有着某种特别的感觉,有着某种不同的感悟,融入法则当中就成为修斯现在的这个样子。
意境,就是人们对于天地法则的一种感悟。
“本物意境”与“感物意境”都是一种境界。但是他们却是有着很大的差别,“本物意境”就是对事物表象的一种认识,一种事物本体所有的外表,这就像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而“感物意境”却能够通过事物的表象看到一部分的本质,感念于物体,超越一般的存在,就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阶段,不过这与那种洞悉世间的玄奥,明了天地万物之根本,领悟出自我大道却是有着更大的差别,那已经超越本质,胜于本质,就是修炼的最后的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落叶缤纷,秋风痕迹。人们看到那悲天的秋叶之景,梧桐的树叶在空中摇曳着,飞飞撒撒,领会那种特有的秋境,悲凉。
那落叶竟然生生的抵挡住扇邹那很是强硬的冉刀的锋芒,凌厉的刀刃像是砍在水上一样,其中所蕴涵的强大的能量都被卸去,没有丝毫的用处,柔水刚强。
扇邹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手的“风波定”就这样的被修斯所破解,那秋叶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什么的力度竟然能够抵挡得了他这样悍然的一击,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多想,抵挡冉刀的落叶竟然变成剑刃,明亮而骇人,直向着扇邹而去,要把扇邹掩埋在这落叶剑刃当中。
扇邹的反应是很的,经过短暂的错愕以后,扇邹就立马的放弃去攻击修斯,因为他明白这样的招式根本就不是修斯的对手,那种让人心悸的能量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扇邹手中的冉刀再变,挥舞着不同的路际,原本“静”的画面被打破,变成截然不同的感觉,运动起来了。
“二冉山河碎。”扇邹大声的喊道。
扇邹身上的气势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要说刚才的是“静”的话,那现在就是“动”,恬静被暴?动所代替,宁静被喧哗所打破。山崩地裂的感觉迎面扑来,风元素更是狂暴起来,扇邹身上的风纹的上面更是出现一个庞大的巨鼎,鼎镇法纹。
人们在修炼“魂魄境”的时候就是要打开人体的七大脉轮和三大魂泉,是人体的魂魄得以释放,然后使人体的魂魄与鼎炉调和,用鼎炉烘炼魂魄,是他们融为一体,浑然一体,这就是“魂魄牵鼎”,但这却只是鼎炉的其中一个重要作用。还有着另外的用途那就是“鼎镇法纹”。
在战斗时人们可以使用法纹来借助于法则的力量,吸取法则所蕴含的能量为己用,但这却并不是没有限制的,借助法则力量的强弱的条件适合苛刻的。
第一就是你的精神力,也就是你魂魄本身的强度所承受的力度,精神力越强大所能够借助法则的力量也就越强大;第二就是对于法则的感悟,对法则,对世间,对天道,人们在修炼的时候都有着一定的认识,认识法则程度的深浅也就是对于法则把握的高低,借助法则的力量更是有着千差万别,着就相当于所提到的“本物意境”,“感物意境”等。第三也就是鼎炉,自身的精神力再强,感悟法则再深,按道理来说借助法则的力量可以说是源源不断的,但是这却遗漏鼎炉这个很是重大的问题,不同属性的鼎炉,不同等级的鼎炉所承受的力度却是有着千差万别的,要是超过鼎炉承受的范围,鼎炉就很有可能破裂,如果鼎炉破裂就无法的融合魂魄,那就更不要说形成自己的“域”达到“十方境”了,要是严重的话,很有可能身体承受不了法则的力量而垮掉,那就完全的废了,而这就需要有着一个界限来限制法纹借助法则的力量,这就是“鼎镇法纹”。
一般在战斗的情况下背后的鼎炉是不会出现的,但是当你所使用的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鼎炉就会显露出来,用很是简单朴素直白的话说,这就相当于示警器一样,达到危险的程度的时候它就预警。扇邹的背后出现的“鼎镇法纹”这也就寓意着他已经达到自己力量的最大限度,这是他现在最为强大的力量。
“山河碎”
修斯远远的就感到那迎面扑来的强烈的气息,山河破碎风飘絮,迎啸破裂动风云,那是一种动破的气势,宛若天河之际奔腾而来的猎挽,更像是在激流勇湍中颠簸的小船。修斯的发梢在空中摇曳着,摆动着,身体被风吹的“吱吱”的响个不停,看上去像是“颤抖”,随时都要掉倒般,让人很是担心。
修斯很是慎重的看着扇邹,这样很是猛烈的气息足够修斯很是动容,扇邹使用的这招虽然没有达到修斯这样“感物意境”的水平,但却是已经触摸到这个门槛,扇邹本身的修为已经达到“四魄境”,他的力量足以弥补境界上的缺憾,至少修斯却是没有这个足够的信心的。
站在广场四周的人却是感到很是澎湃,就像自己是其中的主角一样,内心的热血完全的被点燃,这绝对是一波几起。
大多数的人认为事情就可能发展到这里,扇邹的鼎镇法纹都出来了,这也就表示着这是他的巅峰状态,更何况他还是玄品高级的武技“悍然六冉”,力量完全的弥补境界上面的不足,不敢触及锋芒。
扇邹这一招的确是很强大,但是修斯却并没有因此完全的丧失信心,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裁决,修斯却是做出一个让大家都是很诧异的动作,修斯不管扇邹身上的气势是如何的强盛,不管那种摄人心魄的气息,竟然闭上自己的双眼,脑海中浮现出“凌元秋叶剑法”的第二幅“雨之境,落”。
“雨水是纯洁的,纯净的,洗涮尘世的污秽,万物的肮脏,天地的落氲~~~~~~~~~~~~~~”
“雨是天籁的源泉,汇聚着人们的心泪,那是一种凄凉,更是一种天况,~~~~~~~~~~~”
“雨急缓而落,追溯着自己的奥妙,述说着天道的至理,输来人密,天马奔河而至的扭坤,~~~~~~~~~~~~。”
“雨,秋雨,~~~~~~~~~~~~~~”
在广场上面的扇疏品尝着手中端起的茶水,很是胸有成竹,这一切都像是在他的意料当中,轻轻的吹了吹杯中的茶水,看了看旁边双手紧紧握住的隐杀淡淡的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把‘隐元方天’交给我,我不禁能够放了他,还能够答应你一个条件,你可要想清楚,他或许是你崛起的最后的机会,而且你要知道就算是你现在不交出来,我还会有其他的办法的,要是隐杀堂都没有了,你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就死掉这条心吧。”隐杀冷冷的看着扇疏,但是心中却是很担心修斯,刚才扇疏的话可是说道隐杀的心坎中了,修斯可以说是他最后的机会,要是修斯在这次的战斗中死去的话,那么隐杀堂就真的完了,更不要说夺取本属于他们的隐元峰,这无疑是痴人说梦,这很是关键的时刻隐杀可以说是很急切的。
“哼,我就让你亲眼看到你的希望是如何的破灭的。”
修斯原本有些急躁的心慢慢地变得很是宁静,外面出奇的很是安静,没有任何的声音,而且修斯感到自己放佛来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天地万物,悠悠晃晃。天空中慢慢的下起了雨,雨水刷刷的落在地上,周围的树木在雨中摇曳着,并没有被雨水打落的狼狈,反而变得很是清晰,就连空气也变得清新很多,这个世界放佛变得完全的不一样,来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snaptime:2018-10-22 12:16:31  .exectime:0.006秒